月光朝上向后长流

我是发自内心地喜爱月亮,所以我连带着也喜欢星星和山。我记得月亮浑身紫色地穿过星星的阵营,青山依旧是青山,只是更加炽烈。夜晚数第一,清晨便是第二。黑夜收起我的泪水,早晨则以我对敞亮的失望遮住我曾经的愚蠢果断。月亮被我养在玻璃球里,她易碎,却又是永恒。我在一个阴天的晚上捕捉了她,还蹭了满手的尘土和露水。她是那么冰凉,又那么微小,我把她放在指尖上,感受她仅存的重量。她也许是透明的,她甚至可能不存在。我没有权利定义什么,她是一颗球体抑或是一位天使,我都不敢轻易认定。她太珍贵了,是无上宝物。
我用图钉钉住一粒星星,它平铺直叙,与其他星球无异。它告诉我白天它们成群栖息在泥土里,因此它们各自有一座倾慕的山峦。...

水果糖


我米有时间填坑 呜呜

路灯底下一湾浅浅的积水,oo背着手从上边轻轻跃过。入秋了,夜里风掀起衣摆,明月落叶钻进头颅。你要哪颗糖?kk摊开手问道。糖盒里是一众排列整齐的草莓硬糖,裹着不均匀的白色糖粉。这个...这个吧。oo拨开几粒糖果,两只手指捏出了一小颗埋在糖粉里的,靠在盒沿抖了抖,一手兜着另一只,飞快地丢进了嘴巴里。指尖和衣领白了几块,oo手忙脚乱地掸掸,水果糖从口腔左边滚到右边。kk把包背在胸前,糖盒方才塞回书包,拉链都没有完全拉好。kk摸了摸鼻子。
晚上月亮特别亮。
嗯嗯。
晚上风好凉。
嗯嗯。
今天的数学作业好难。
嗯...嗯嗯。
明天不要迟到。
嗯嗯。
oo一直点头,草莓糖化得差不多了,腮帮子瘪下去好些。...

无端(1-2)


*

好想和你再念一次高中啊,你对我来说已经完全代表了那几个夏天了。

文/唐玙

01.

王源抱着球在走廊上小跑,校服衬衫背后湿了一块,歪歪扭扭的形状好像地图上的版块。秋老虎回过头啃了一口这座山城,惹得呜蜩攀回枝头,虫鸣此起彼伏。

班里冷气开得很足,空调外机无力地悬在窗台边,呼呼转动的风叶卷起一阵又一阵热流。午休时段整栋教学楼都静得很,偶有几位女生伏在桌上用书掩着脸轻声喋喋不休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其余的人大都沉沉睡去,对这段小憩十分宝贝。王源将门推开小小的一个缝儿,轻手轻脚地走进教室后用球把门顶上关好,连人带球终于被释放到清凉的空间。米黄色窗帘浮浮掩着,晌午的光透进来,被揉得温和。

篮球被滚到教室那头,撞...

暮冬的时候,我窝在一座很小很小的城市里。万幸是座北方的小城,不用费力去捱下雪的日子。某天暮色沉沉,我发觉天上飘了雪,像是每年仲春落下的樱花瓣一般,打着卷儿地纷扬。大好的日子,明明灭灭的昼夜,与空气撞出白雾的每一次呼吸。我将厚窗帘拉上,也不打开灯,就坐在沙发上,迷迷蒙蒙还能望见窗外的交相辉映。想要一颗沉在深海的圆月,在无垠行走,踱过步子冒出第一簇气泡。我想,雪夜也许是最适合大哭一场的时候了。小城到夜里便静得似乎未曾存在过,我的房间不大,到了夜里也随着小城没到雪里,再也没有喘息的片刻。太静了,我能听见血液在血管中奔流的声音,能听见星球在缄默转动的声音,能听见心田白茫茫堆满雪的声音。也不知道坐了多久...

很久

若把空缺的这几年补上,我和L认识二十年了。

幼儿园的时候他是我的邻座,圆滚滚的一个小胖子,在班里总受欺负。小学和初中还是有些胖,还是坐在我的右边。高一开学那天早上我见到他,发觉他就像翠竹那般拔节,已然脱了小时候的影子,变得高高瘦瘦的了。他落座在我的斜对面,一抬眼落入我眼眸的就是他有些可爱的后脑勺。下课一起扯皮,上课偷偷摸摸转过身来递给我半包薯片。每次下成绩的时候L都把我摁在座位上自己一溜烟跑去看排名,然后乐滋滋地回来告诉我他又比我高了几名。

我和L的家在同个小区,夜自修放学他推着车,我和他一起走。前两天段考,我作为女同学语文成绩却总差强人意,而L却在语文上天赋异禀,成绩好得跟其他小姑娘似的。回家的...

啊 开了个坑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 也不知道写BE还是HE 迷茫0 0

宿命

凯源之间,山水相逢,只言片语道不完一纸连绵的青山。大概像执笔小心翼翼地在精装书的扉页写上自己的名字般认真细致,又像灼灼腾起的火舌遇到轻柔的风往反侧倒了些许般热烈细微,山水之间淌着的不止是淡墨涂抹的一腔情怀,更是涤荡之声过后温存的寥寥回音。月光如银,彼时望见两抹单薄背影,半山腰马蹄声笃笃,山脚虫鸣此起彼伏,似是惊蛰之日。天地间仿佛只直直立着两人,清泉汩汩,清越沉郁。好像岁月长河都被寂然一并吞了去,只剩下两人对立而望,一位生就一副情眼,桃花般多情温润。一位瞳仁黑似明墨,是古著中描绘的极尽可人的杏眼。大不相同,却怎么看都无比相配。一袭青袍,一身墨褂,月下如同两粒豆大的星火,像涟漪层层的江上的几缕渔舟...

初屿

00

无要问 无要休

岁岁年年都落入你眸


01


正值盛夏,渝州城燥热难当,蝉鸣不绝,一波盖过一波。王府里以往柳暗花明,这时日光灼灼,草叶全都蜷曲起来,刺眼的光就穿透薄叶洒在地上,连绵不绝。


挨着湖畔的王府做着钱庄生意,家财万贯。府中的后院里有一方荷池,池中还养着几尾鲤鱼。府上有一小儿,时年四岁。府上老爷与夫人一直忙于钱庄,已过而立之年,偶来得子,心觉宝贵得不得了。小少爷便从小锦衣玉食,快意快活。这小少爷生来俊俏,一双明眸似墨的杏眼,小巧精致的鼻唇都惹人怜爱。再加上生来白皙的皮肤和清亮的声音,府里上上下下都悉心爱护着他。小少爷好像一湾缓缓的,清甜的溪流从云雾缭...

一大团扎堆的水蒸气。

© Uruou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