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朝上向后长流

秘密

jjuknowemol:






给你们讲个小故事:)










《秘密》






雨是突然就下了的,王源在篮球场上来不及躲,也没想躲。

王俊凯趴在走廊上看着雨里上篮的人。不屑的撇了撇嘴。

王俊凯讨厌王源。王源也知道。





(一)



王源转校过来的那天,也是下雨的。王俊凯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班主任的说辞嗡嗡嗡的在教室里回荡。班里的女生
开始小声的议论。

“大家好,我叫王源。”



王俊凯以为这种新鲜事的赏味期限最多也就三天,没想到已经一个月过去了,王源依旧是班里的热门。



李高搭着王俊凯的肩膀,“喂,说实话,你为什么讨厌王源。”


王俊凯手插口袋,“有吗?”


“你以为我不知道昨天你是故意没收他的作业?害得他被骂?”


王俊凯撇过头笑了一下,“我有这么明显?”

又加了一句,“喂,兄弟,你可是和我一个战线的,要帮我啊。”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下楼。






王源为什么受欢迎。说话的时候不吝啬笑,说谢谢的时候会稍微低头。篮球打得也很好。对每个人都是谨慎又友好。


王源是37度的水。







(二)



劳动分配把他们三个分到了一组,打扫操场边的草丛。

秋天落叶掉得厉害,三个人不停的弯腰,抬手。

李高突然坐在地上,扶着腰,看着王俊凯,“老毛病又犯了。”

王俊凯把李高扶到一边,继续打扫。




王源从书包里拿出一瓶水,还有一颗糖。

“你喝水吗,这瓶我没动过。”
眼前这个人很真诚的递过手中的矿泉水。



李高是这个时候对王源有好感的。



王俊凯撑着扫把不屑的看着王源。然后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

“要吃糖吗?”



嘁。



王俊凯装作没看见的继续弯腰打扫。

王源也没说什么,撇了撇嘴,剥开糖纸丢进嘴里。





一周后的体育课上,老师组织了一场篮球赛。



身体和身体碰撞的时候,王俊凯耍了一个心眼。



狠狠地撞了王源。王源没站稳,摔倒在一边。膝盖被水泥地擦得一片模糊。


“没事吧。”老师急急忙忙跑过来。


王源皱了一下眉头,“没什么…………王俊凯,你送我去一下医务室可以吗?”

老师把站在一边的王俊凯拉过来,“小凯你陪着去看一下。”



真是麻烦。



王俊凯背着王源,

“喂,到医务室就可以了吧。”王俊凯表现的很不耐烦。

“嗯….”王源倒是没什么力气。




校医不在。王俊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你走吧,我自己弄就好。”王源一瘸一瘸的走向药柜。



求之不得。



王俊凯刚想离开,听见王源在背后说,“以后别撞的那么明显,至少得骗过我吧。”


还是踏出了医务室的门。



说到底还是讨厌这家伙,不温不火假惺惺。
要么冷冰冰,要么就沸腾。王俊凯讨厌37度的水。



所以王俊凯对于自己还是买了一瓶水回医务室这件事的解释是,出于善良。


王源躺在床上,睡着的样子,右膝盖被随意的包扎,旁边的灰也没弄干净。


王俊凯本来不想管的。可能还是出于善良。


撕开胶布的时候王源就醒了,但他没出声。

王俊凯倒了一瓶消毒药水上去,一点都不温柔的用棉签擦拭。

王源被伤口辣的眼泪往外冒,单纯的生理反应。

王俊凯抬头的时候看到王源红红的眼睛,愣了一下。








(三)




王源的同桌给王俊凯写了封情书。然后约了周末去音乐节。

四张票,王俊凯,李高,女生,还有王源。


王俊凯准备把票还给女生,李高却表现的很积极。

“喂王俊凯,我真的想看这场,去吧。”




王俊凯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他确实看见李高书包里那袋糖,上次王源问他要不要吃的那种糖。



李高从不吃糖的。



王俊凯不敢问出心里的猜测。








音乐节从来都是挤满人的,一首接一首。偶尔在人群里爆发出欢呼。

冬天冷缩缩的窜来。



“小凯,还是刚刚那首歌好听对吧,也不知道歌名。”女生黏在王俊凯右边。


“Welcome To The Jungle,枪花。”
王源站在王俊凯前面闷闷的开口。



人群突然往后退,王源来不及找好平衡点就往后倒。
然后撞在了王俊凯的胸口,王俊凯没有退。



人群突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
盛典一样的庆祝些什么。







下雨这件事,总是猝不及防。


王源家离得近,淋透的四个人躲了进去。


“王源,你一个人住?”女生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忍不住开口。

“嗯,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王源丢过来三条毛巾。



热热闹闹的聊了很久,女生说要回家了。

李高突然站起来,“我送你吧,太晚了。”女生不甘心的看着王俊凯。


“那,王俊凯今晚住我家。现在已经没有公交车了。”王源直直的看着王俊凯。



搞什么鬼。



王俊凯回过神来的时候,李高已经带着女生出去了。



“好了,你可以留也可以走。”王源披着毛毯倒在沙发里。

“等会,不对啊,李高这么积极干嘛。”

王俊凯一下子来了好奇心,坐在王源旁边。



“王俊凯你真不知道?人家喜欢我同桌。”



李高喜欢王源的同桌,王源告诉李高女生爱吃这种味道的糖。
李高和王源达成双赢的关系。


双赢?

 
“那李高给了你什么好处?”王俊凯也觉得自己细心得有病。

“你的手机号。”

“什么?”

“开玩笑的。”
但是王源没有笑。



“难怪那小子书包里装着你的糖,他从来不吃糖的,我还以为…”


话突然说不出。


“你以为什么”王源翻了个身,盯着王俊凯,“你以为李高喜欢我?”


两个人目光恰好撞在一起。


王俊凯突然觉得很烦躁。




“王俊凯,我们玩游戏好不好。”王源突然起身,走到冰箱前拿了几罐啤酒。

“谁喝的快谁老大。怎么样?”

王俊凯也没说什么,开了一罐。

啤酒滑过喉咙,一阵一阵的辣味苦味。



王源先放下了空罐子。

王俊凯抹了把嘴,“你赢了,要什么。”


王源说,“王俊凯你说个秘密给我听。”


“秘密吗?”王俊凯捏了捏手里的空罐子,“你同桌刚刚在你家门口亲了我。”


“不是这种,是你的秘密。”王源直直望着王俊凯。


王俊凯胸口憋着一口气,但是他不敢说。



“算了。”王源转回身子又开了一罐,两罐。



王俊凯确实有秘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王源喝的有点晕,裹着毯子靠在沙发睡着了。


王俊凯从浴室出来看到空空的屋子里一身酒气的王源,很不舒服。


抱着他走向卧室,怀里的人皱了眉头。


轻轻放下他,睡着的样子很温柔,嘴唇的颜色偏红。

这是王俊凯现在才发现的。



谁说王源是温水。



王俊凯不确定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的,但是他想。


俯身盖住那张嘴唇。



王源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蹲在一片浩瀚的墨蓝色星空,一滴滚烫的水滴在他手背,然后晕开蒸发。


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空了。








(四)





两年一度的校联篮球赛举办地点落在了他们学校。


“小凯,待会你和班长一起来办公室,还有校篮球队的那几个。”

班主任把手里的资料塞给王俊凯。

班长是王源。

王俊凯有点别扭,自从那天之后,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关系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


王源还是不温不火的对待周围的人和事,包括王俊凯。



再次踏进办公室的时候,王俊凯注意到王源愣了一下。


“这位是我们今年球赛的赞助商。”办主任介绍。


客套,尴尬,再说几句好听的话,不能避免的场面。


班主任觉得奇怪了,本该积极的班长一直看向窗外,而王俊凯一直看着班长。




放学之后王源没有急着回家,一个人跑到篮球场边坐着。

王俊凯砸了个篮球过来,

“喂,打不打,一对一。”


男生和男生的对话可能不需要用语言。


一场下来,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倒在篮球架下,


“王源,今天开会的时候你干嘛那么心不在焉的?”


“你怎么知道?”一下子堵得王俊凯说不出话。


“…..班主任说的啊,让我训训你。”

说出口才觉得,这他妈什么狗屁理由。



王源没说话,开了一瓶水往头上浇。




李高和王源的关系越来越好,王俊凯知道,但他没想到已经好到给对方家里钥匙这种地步了。




“兄弟帮我跑个腿,谢谢了。他晚上可能不在家,放他家里就好。”

李高递过一个钥匙,还有一个包裹。

“那你呢?”

“约会啊。”

“哦,滚吧。”

“好勒。”







站在王源家楼下有点犹豫,毕竟还没到开门进家的关系。


突然听到一声关门的巨响,二楼。
王源家就在二楼。

王俊凯跑进楼道,楼道也出来一个人。


那个…..赞助商?


拿着钥匙轻轻开了门。屋子里没开灯。以为王源不在,放下东西准备离开。好像听到哭声,压抑着的,断断续续的声音。


直觉告诉他,是王源在哭。

进了屋发现,果然是。

阳台上那个,埋着头的人。蠢死了,有什么好哭的。




王俊凯蹲在王源身旁,王源撇过头看了一下,说,“滚。”

“好啊,一起滚。”王俊凯拉起了王源就往外走。

王源没力气和他吵,就任他拉着走。凉风吹了一会,心情也平静下来。



“放手。”王源在王俊凯身后说。


王俊凯松了手,王源一步一步走上来,略过王俊凯继续走。





迎面跑来几个追打玩闹的小孩,撞到了王源。王俊凯刚想走上来说几句,王源就先一步开口,“小心点,没事吧。”





他总是这副柔情满天的德行,所以才会把毒药当糖吃。宁愿自己受着,也不开口对任何一个哪怕是亲密的人说苦。


这不是温柔,这是病。




“王源,抱一下好吗。”王俊凯伸手搂住,轻轻拍着他的背,一下一下像哄小孩儿一样。




王源突然就哭出来了,不是压抑的,呜呜咽咽的那种隐忍的眼泪。



王俊凯突然想到王源的卧室。


放满了枪花的碟子,还有角落落了灰的电吉他,音响的上一曲还是“don’t cry”,冰箱里只有啤酒,床头放着和爸妈的合照,只不过爸爸的部分被剪掉了。



为什么还要保持这个温度对待周围那些或短或长的利剑呢,明明是团火。



王源这些天想了很多,关于王俊凯。


第一次发现王俊凯瞪他的时候,是前桌接二连三的拿走他的笔。王源说,没事,你要用你拿去吧。


王源很诧异。错了吗?


在医务室,王俊凯问他,你明明知道我是故意的,为什么不发火,为什么不大声的骂我?

你不是讨厌我吗?

王俊凯有点急,讨厌就可以做这种事吗?

王源笑着望着他,不可以,可是我喜欢你。






 
(五)




两个人趴在桥上,王源慢慢开口。

那个人是我爸,现在有了自己家庭的爸爸。我妈跟着叔叔出国了。房子是爸爸留给我的,生活费是妈妈给。



我像不像块拼图?王源笑盈盈的看着王俊凯。


“不想笑就别笑。”王俊凯认真的说。


“对了王俊凯,你还欠我一个秘密。”王源突然来了兴趣。


秘密吗。



王源眼睛暗下来。低头趴在栏杆上。




王俊凯需要理一理。毕竟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讨厌王源的。


音乐节那天王源靠在自己胸前。那是他第一次埋怨一首歌的时间太短。





好像过了很久,王源听见王俊凯开口,

“我喜欢你算不算?”



终于承认了。



王源转身踮脚搂住王俊凯的脖子。




江上晚风一阵阵的吹过。
王俊凯觉得温温的也不错。









完。





评论
热度(161)

© Uruou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