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朝上向后长流

我这几天总做些奇怪的梦,不是去医院看医生结果被丧尸追杀,就是跟一群傻蛋恐怖片主角打架和捉迷藏。不过昨天晚上的梦可不一般,我梦见你了。甜甜的样子跟我上一次见你没有变化,就好像一瓶刚用起子撬开的橘子汽水里还往上冒着气泡,晶晶亮亮的。咕噜咕噜喝下一口,清甜冰凉,这就是我对你的感觉。 


午后和傍晚的蝉声最闹,似乎恨不得炸裂所有不给它们吹空调的人的耳膜。我便捂住耳朵躺在空调下的地板上呼呼睡去,这算挑衅吧?我还可以喝藏在冰箱里的冰镇牛奶。睡醒了总要抬眼往窗外瞧瞧,柔软的扎堆水蒸气总是被吹散,露出一大片的蓝。我又想起来梦里你穿着的天蓝外套,和握着冰淇淋的十分修长的手指。我想把牛奶分一半给你喝.


我梦见我跟你穿着厚重的宇航服在哪颗星星上散步,我想告诉你我可以在这儿种几株玫瑰和养一只绵羊,可惜你听不见,我忘记装无线通讯设备了。 


我梦见我跟你踩着同一朵云在哪片海上谈天,我想和你一块儿跃进海里潜个泳,可惜我不会游泳,这海太大太蓝了,我喝不下这么多水。 


我梦见你了。


我好想去敲敲你的家门给你一块草莓蛋糕,因为你让我期待下一个梦了。给你一小块儿棉花糖,欢迎再来我的梦里做客。

评论
热度(6)

© Uruou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