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朝上向后长流

初屿

00

无要问 无要休

岁岁年年都落入你眸



01


正值盛夏,渝州城燥热难当,蝉鸣不绝,一波盖过一波。王府里以往柳暗花明,这时日光灼灼,草叶全都蜷曲起来,刺眼的光就穿透薄叶洒在地上,连绵不绝。


挨着湖畔的王府做着钱庄生意,家财万贯。府中的后院里有一方荷池,池中还养着几尾鲤鱼。府上有一小儿,时年四岁。府上老爷与夫人一直忙于钱庄,已过而立之年,偶来得子,心觉宝贵得不得了。小少爷便从小锦衣玉食,快意快活。这小少爷生来俊俏,一双明眸似墨的杏眼,小巧精致的鼻唇都惹人怜爱。再加上生来白皙的皮肤和清亮的声音,府里上上下下都悉心爱护着他。小少爷好像一湾缓缓的,清甜的溪流从云雾缭绕的山中淌下,淌入了府里。因此老爷为他取名一单字,源。王源王源,着实好听。


王源生性聪慧,父亲也颇爱古著,从王源含糊不清学话开始便一遍遍为他诵读古时的书籍,王源渐渐也朗朗上口,有时出口便是晦涩却完满的诗句。书籍满屋,骨子里却不是个书呆子,还保持着小小年纪好奇和爱玩的天性。自己是府上唯一的小孩儿,虽然大家都对他厚爱有加,可王源觉得还缺了点什么。小小公子转了转水汪汪的眼睛,望见了对门府里的小少爷。


王府对门也是个王府,不同家却同姓,最近才在此落宅,两家交往还不甚密切。对门王府的老爷年轻时是位状元,头一次赶考便中了举,匆匆赴京城做官,满腹经纶腰缠万贯地回了渝州城娶妻生子,搬了几次宅子才落户此处。小少爷姓王名俊凯,沉默寡言,整日板着脸如同严肃的大人一般,做起事来有板有眼一丝不苟,与老爷年轻时一模一样。 不苟言笑,背着小手在院里踱啊踱,偷偷地看着对门的王源,心尖尖上冒出了一棵嫩绿的小苗。



02


“我今年四岁了,你几岁呀?”王源坐在红木门槛上,手掌撑着下巴唤道。


王俊凯站在门口,手背在身后揪了揪袖口,别开眼又重新对上焦,怯生生地开口:“我...我五岁了,我叫王俊凯。”


“我叫王源!”一双杏眼笑的弯弯,嗓音清亮得很。这个年纪的小孩总乐于去跟别人交上朋友,哪怕是搭上几句话,语气里都像藏了一只翻飞的小鸟,欣喜又雀跃。王俊凯尚为雏形的桃花眼低低地垂着,在心里默念了很多遍王源的名字,真是好听啊,他想。


“哥哥在想什么呢?”王源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了王俊凯的面前,眼睛弯成了小桥。王俊凯吓得回过了神,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王源便咯咯地笑着,礼貌地站好。“没什么没什么,天快黑了,我们明天见。”王俊凯说完还站在原地愣了会,直到那个胖嘟嘟的背影消失在对面府里的朱红大门之后才转身回了府里,背着手怎么也走不慢。


暮色四合,晚风吹得梧桐叶刷刷拉拉,灯盏发散的柔和的微光穿过叶片的缝隙落在屋檐上,镀上薄薄的一层细密的光。蝉鸣声此起彼伏,盖过热浪,盖过夏风。一颗石子儿不偏不倚地砸在荷池正中,泛开层叠的涟漪,惹得红鲤四处逃散。王源翘着腿躺在池边的石椅上,嘴里叼着根不知道从哪儿拔起来的狗尾巴草,还挺像模像样的。


小小的身影靠着湖畔的大石块,竹笛声断断续续地漫到湖面上。王俊凯两只小手托着笛子,学着父亲的样子却怎么也吹不出一首完满的曲子。他把脚垂进湖水里,泛动的波纹碰在一起,冰冰凉凉地浮在脚背上。王俊凯挪了挪身子,两手撑着潮湿的地面伸直了腿,小脚丫就随着水波晃啊晃,悠哉极了。


那时候的夏夜总是过得清凉又悠闲。



03


日子久了,两家的关系日益密切起来。生意上你来我往,生活里有两个小孩儿拴着两家的联系,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就给对门送过去,有什么好玩儿的也招呼对门的小少爷一起玩,王源和王俊凯变得形影不离。一来二去,就到了上学的年纪。


前夜,王源的母亲为王源准备好了长褂和书袋,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床头后便吹熄了蜡烛,嘱他早睡。王源一面应着,一面等她走出卧房后又爬了起来,换上了床头的长褂。墨蓝的长衫一直垂到了脚踝,王源向上一抖手臂,露出一大截白皙的皮肤,又背上书袋左看看右看看,足拧得像一小根麻花。想到明早就要上私塾的事儿,王源就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兴奋得怎么也无法入睡。另一边的王俊凯也撑着眼皮看着窗格,柔和的月光从米黄的窗纸一缕一缕地渗进来,和着蝉鸣与燥热。王俊凯伸直了手臂,翻来覆去地看着自己的手,一会浸在月光里,一会又沉在黑暗中,明灭变换。到最后发困了,手背便覆在眼皮上昏昏睡去。


第二天一早,王俊凯翻了几个身便起床洗漱,王源则睡得歪七扭八怎么也喊不醒。因为同上一个私塾,王俊凯早早地站在对门的王府前等着王源。一炷香的功夫后王源才闭着眼睛踏出门槛,微微扬着下巴似乎还没睡醒。王俊凯见状,伸手用力晃了晃人的肩膀,王源这才如梦方醒,掀开了眼皮盯着王俊凯,似乎在等视线汇作一柄。两个小豆丁裹了一袭长衫,腰间还挂着两个不同色的书袋,一个浅蓝,一个嫩绿,夏意盎然于上。


“走吧。”王俊凯捏住王源的手腕,一前一后地奔向私塾,气喘吁吁。清风破暑连三日,哼哧哼哧地,带了一路习习的风。



04


细密的风,清甜的泉。浮在潋滟之上带着夏意的笛声,悠悠地封存了一个季节。我仰着头吐出第一个气泡,我颔首跃于澄澈。无要问,无要休,年月如白驹过隙,涤荡之声念念不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BC

开了个头之后愣是憋了一个月没写出来一句话,今天开始补课所以安排了一下时间,之后每天会按时码一些出来。第二次写中长篇,希望不要又断了。


评论(3)
热度(12)

© Uruou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