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朝上向后长流

宿命

凯源之间,山水相逢,只言片语道不完一纸连绵的青山。大概像执笔小心翼翼地在精装书的扉页写上自己的名字般认真细致,又像灼灼腾起的火舌遇到轻柔的风往反侧倒了些许般热烈细微,山水之间淌着的不止是淡墨涂抹的一腔情怀,更是涤荡之声过后温存的寥寥回音。月光如银,彼时望见两抹单薄背影,半山腰马蹄声笃笃,山脚虫鸣此起彼伏,似是惊蛰之日。天地间仿佛只直直立着两人,清泉汩汩,清越沉郁。好像岁月长河都被寂然一并吞了去,只剩下两人对立而望,一位生就一副情眼,桃花般多情温润。一位瞳仁黑似明墨,是古著中描绘的极尽可人的杏眼。大不相同,却怎么看都无比相配。一袭青袍,一身墨褂,月下如同两粒豆大的星火,像涟漪层层的江上的几缕渔舟灯火。那年侧过头的一瞥久久地铭记在风里,吹过四季,越过黎明黄昏。凯源之间,就是这么奇妙。

评论
热度(9)

© Uruou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