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朝上向后长流

暮冬的时候,我窝在一座很小很小的城市里。万幸是座北方的小城,不用费力去捱下雪的日子。某天暮色沉沉,我发觉天上飘了雪,像是每年仲春落下的樱花瓣一般,打着卷儿地纷扬。大好的日子,明明灭灭的昼夜,与空气撞出白雾的每一次呼吸。我将厚窗帘拉上,也不打开灯,就坐在沙发上,迷迷蒙蒙还能望见窗外的交相辉映。想要一颗沉在深海的圆月,在无垠行走,踱过步子冒出第一簇气泡。我想,雪夜也许是最适合大哭一场的时候了。小城到夜里便静得似乎未曾存在过,我的房间不大,到了夜里也随着小城没到雪里,再也没有喘息的片刻。太静了,我能听见血液在血管中奔流的声音,能听见星球在缄默转动的声音,能听见心田白茫茫堆满雪的声音。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久到我的脑子里全是挥之不去的你。往后一仰,昏昏沉沉倚在墙边,大概是天明了。城市太小了,平日里见不到几人,现在甚是寥寥。我拉开窗帘伏在窗台上,窗玻璃起了雾,就像泛了春寒那般清明。思前想后,这般孤独果然还抵不上用处,我得去每天下雪的地方,只有我一个人的地方。嗳,对于世上只有一个的,你这样的人儿,绝对孤独才敌得过,绝对孤独才能把你放在心坎上好好用想念描摹。

评论
热度(7)

© Uruou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