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朝上向后长流

无端(1-2)


*

好想和你再念一次高中啊,你对我来说已经完全代表了那几个夏天了。



文/唐玙



01.

王源抱着球在走廊上小跑,校服衬衫背后湿了一块,歪歪扭扭的形状好像地图上的版块。秋老虎回过头啃了一口这座山城,惹得呜蜩攀回枝头,虫鸣此起彼伏。

班里冷气开得很足,空调外机无力地悬在窗台边,呼呼转动的风叶卷起一阵又一阵热流。午休时段整栋教学楼都静得很,偶有几位女生伏在桌上用书掩着脸轻声喋喋不休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其余的人大都沉沉睡去,对这段小憩十分宝贝。王源将门推开小小的一个缝儿,轻手轻脚地走进教室后用球把门顶上关好,连人带球终于被释放到清凉的空间。米黄色窗帘浮浮掩着,晌午的光透进来,被揉得温和。

篮球被滚到教室那头,撞上了墙壁,不大不小的一声闷响。王源挨着窗边坐下,脸舒服地贴上了窗台上冰凉的瓷砖。他爱极了这个位置。从他的位置可以远远望见绿茵场上卖力踢着足球的人,也能瞧见楼底下三五结伴的说着笑的女孩子,还能眺见从高高教学楼中间升起落下的太阳。此外,那位高高瘦瘦的班长严肃的后脑勺也就在他正前方。

半个月前开学典礼,王源与他人无异,都如涌入洪波的鱼儿,一条接一条地跃进新的河流。为期一周的军训把高一新生晒了个均匀,穿着厚重的校礼服却顶着一张晒得红黑的脸庞,在台下兴奋地交头接耳。礼堂里的顶灯一盏一盏亮起,向后绵延,几秒钟便把礼堂铺得亮堂。校长理了理泛白的头发,大步跨到台中央,皮鞋把地板蹬得咯咯响。话筒开启的时候音响里传来一阵刺耳的杂音,校长尴尬地咳嗽了几声,操着略带方言的普通话开始了长篇大论。内容早就听厌了。无非是三年要好好努力,考取理想大学,要学会拼学会努力,摒弃一切杂念此类云云。

又不是要出家,王源不以为意地轻声吐槽。

校长和年级段长的致辞翻过了好几页白纸,台下的人几乎要打起瞌睡,典礼这才匆匆结束。王源和本班同学在教学楼底下绕了好几圈,哪里方便逃课躲藏,哪里适合小情侣卿卿我我,全都被发掘了出来。教室不高,在三楼的拐角处,隔壁就是教师办公室。王源倚在门框上,抱着臂等身边的人先进入教室。天气很闷,他扯着礼服的领子摇晃,试图扫去一些热意。

“我们教室真是块风水宝地啊。”低沉的声线在耳边响起,王源转头看见一位比自己高半头的男生,拉着双肩包的背带,规规矩矩地朝他微笑。

“啊,是吗。”王源回答。是个陈述句。天气太热,王源没有搭腔的兴致,朝身前的人微微颔首示意让他先进去。他倒也不拖沓,错开王源的肩膀就进了教室。等所有的人几乎落座,王源这才拎着书包坐在窗台边上的那个空位。三两下除去外套往桌上一撇,大咧咧地伏在衣服上用手掌为自己扇风,顺便环视了几周这个班级。

同桌是个白净的女孩子,耳垂上还有颗痣,头发利落绑起,右手撑着脸颊在与附近的人谈笑。前桌...好像是刚刚那块风水宝地,王源心里嘀咕。他将目光更远地抛出去,总共也才几张熟面孔,其他打闹的聊天的一概在记忆中军训烈日里毫无痕迹。王源正百无聊赖地研究起桌板的构造时,班级里的声音突然静了下来。讲台上站着的是个四五十岁的秃瓢,几绺头发顽强地活在头皮上,却没有什么意义了。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一开口还是和校长同个流派的普通话:“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邓,教数学的,是你们的班主任。”

讲台下鸦雀无声,似乎每个人都在搬运几个小小的脑细胞来记住这位老师的长相和姓氏,王源也不例外。没人说话的局面一时尴尬得打紧,老邓也不慌张,敲敲讲台让大家一个个到黑板前来自我介绍。台下一下子就沸腾了,谁推搡着谁,谁都不愿意上,毕竟早就过了那个可以大大方方念出自己名字的年龄了。台下吵吵闹闹无人上前,台上老邓的头发都尴尬地要耷拉下来。

“我先来!”王源猛地从座位上跳起,抱歉地拍拍同桌的肩膀让她往前坐一些,挤到走道上几步便跨上讲台。他抬起右手,举到自己能够达到的最高位置,一下又一下地用力挥手。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叫王源!接下来的三年,要多指教啊!”
骨节分明的手指被墨绿的黑板衬的更加白皙,军训一周的日光竟一点都没有让他晒黑。他微昂着下巴,中气十足地喊出这些话。台下不知谁带的头,居然无厘头地鼓起掌来。视线搜寻了几圈,最后落在那位笑得夸张的风水宝地身上。风水宝地也第一时间捕捉到了王源的眼神,止住笑理了理额发,错开同桌也迈到讲台上来,与王源并肩站着。

“大家好,我叫王俊凯。”声音很低,却很有穿透力。寥寥几个字好像几颗鹅卵石,扑通扑通接连砸进王源心中未泛涟漪的湖泊。

“原来你不叫风水宝地啊?”王源嘟囔着。

“什么?”王俊凯没听清,稍稍弯了些腰凑近了去听。

“没什么,我说我俩该下台了。”王源往后退了半步,礼貌地把手搭在王俊凯肩上往台下推。老邓在一旁翻看花名册,努力把名字与人对上号。王俊凯和王源算是开了个好头,接下来的几分钟大家都挨个介绍完了自己:有支支吾吾只说的出来自己名字的,有废话连篇把从小到大的兴趣爱好都概括一遍的,也有紧张到忘掉自己何名何姓的。不同的性格,不同的长相,不同的声音,全都在眼前变得具体。记忆里名为高中的片段,也倏地从缥缈一缕缕鲜活起来。

待大家一一介绍完毕,老邓才恢复班主任的主导地位,手中攥着张入学成绩单站在讲台中央。

班里四十来个人,王俊凯和王源的名字挨在一起。

“初次见面,我现在对你们还不了解,那就按入学成绩选个班长吧。”

“王俊凯,入学考你是班里成绩最优异的,那就先由你担任班长。”老邓朝王俊凯点点头,王俊凯站起来转身朝着全班鞠了个躬便坐了回去。

“王源,你是班里排第二的,副班长就交给你了。”王源正撑着下巴和同桌聊天,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匆忙收起笑容站起身来,学着王俊凯的样子朝大家鞠了个躬。

待王源坐下后王俊凯便转过身来,胳膊搭在椅背上,两颗虎牙先与新同学打了个照面。

“接下来要多指教了。”王俊凯笑道。


02.

廖优也刚到教室不久,见王源来了便从桌肚里掏出一罐冰镇可乐放到他的桌上,朝他扬了扬下巴。王源轻声说了句谢谢,将可乐拿在手里把玩,易拉罐外壁欲坠的水珠都蹭上了他的掌心,冰凉的触感叫人无法释手。

廖优是王源的同桌,说话和做事的方式都温温和和的,长相也清秀,一来二去就和正值青春期的王源混得熟络。她清了清嗓子,稍稍弓了点背凑近王源问道:“中午球赛打得怎么样?卷毛说七班有个男生找你solo啊,你肯定赢了吧?”碍于午休时段廖优不敢将声音拔得响亮,生怕扰了别人的美梦。王源倒是潇洒,食指抬起易拉罐的拉环,冰可乐呲的一声向外泻出二氧化碳,仰头咕咚喝下去大半听。

“那是当然,就他那小身板儿。”二氧化碳气体又从胃里涌上来,要逃脱开身子里的热意,王源打了个小小的嗝,意识到之后又挠挠头,冲着廖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廖优摆摆手说什么都没听见,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王源又笑,凑过头去与廖优聊起天来,你一言我一语汇在一起,声音自然大了起来。

“咳咳。”班长咳嗽了两声,后脑勺朝他俩逼近,足有转过来瞪他们一眼的趋向。王源赶紧噤了声,心虚地抬眼看了看教室门口,正好望见老邓抱着叠教案匆匆经过,连忙一头砸进自己的臂弯里。几秒后重归平静,王源从臂弯里偏了头,恰好露出那对笑得弯弯的杏眼,冲着廖优乐呵了好一阵。廖优跟他闹了会,将手掌合拢放在脸颊一侧然后歪了歪头,王源马上领会,朝她比了个OK的手势,偏头压在交叠的手臂上,脸颊重新在瓷砖寻求冰凉。

班里的谈笑声渐渐淡去,冷风的轨道在班级上空交错。王源抬眼看看,眼前的王俊凯坐得笔直,不怎么温柔的空调风将他的头发吹起一缕,不安分地摇晃着。

午休。

空气里浮动的微尘在漫无目的地四处徜徉,桌上黑色笔筒里还有一支水笔没有合上笔帽,小小的书立被贴上动物贴纸,教室角落的绿萝叶片还挂着水珠。窗外的蝉鸣像极了早些年收音机里的电波声,穿透了薄薄的窗玻璃将教室溢满,勾勒出翠绿的轮廓。这颗名为青春的子弹,正带着眼前以及未来的所有急景流年,坚定而又决绝地卡进岁月的钟摆间。

下午第一堂课是英语。王源对其他科目都十分擅长,唯独对英语有些犯难,以前他都是靠着绝佳的语感和仅有几条顺利背下来的知识点来答题,高中却没办法再办到了。明明数学课都听得津津有味,但英语课仅仅是往脑子里塞几句语法知识便忍不住要打瞌睡,这点王源摆摆手表示他也心很累。

英语老师是个瘦高个儿,站在讲台上一眼就瞥到了正在闭目养神的王源。他先是清了清嗓子,又弓起指节敲敲讲台让大家注意看黑板,最后拔高音量问了一遍这题有谁会做,然而途中王源并没有睁开过眼睛。老师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镜框,走到廖优身边喊了句王源,连身子都没侧向他。王源的脸一下子从手掌心挣脱,睁大了眼睛慌慌张张站了起来,凳脚在瓷砖上磨出了不小的声响。

“黑板上这题选什么?”英语老师慢慢踱回讲台前,声音里似乎还夹着几丝愠怒。王源揉揉右眼,眯起眼睛把视线移到黑板上,几个用白色粉笔书写的单词快速在眼前重组,却读不懂是什么意思。显然,这道题是老师边讲边写的,题中略去的几个词语已经在口头叙述过,图个省时就没写出来。王源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心里已经开始对选项点兵点将。“这题...选...”正当王源要脱口而出刚刚点到的选项,王俊凯忽然向后用力靠在椅背上,轻声咳嗽了三下,期间不时偷偷侧过头来,好像要说些什么。王源却马上会意,昂起头注视着老师,连声音都响亮了一些:“这题选C。”老师显然没想到王源能答出来,怔愣了几秒只能嘱咐一句“上课要认真听”便让他坐下了。王源调整了一下坐姿后又拄起脑袋,廖优拿指尖敲敲桌板博得他的注意,冲他比了个耶之后又马上转回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继续听课。哎,怪机灵的,王源这么想。

接下来的半堂课王源是不敢再睡了,提笔将洋洋洒洒的板书认真誊抄了一遍,对知识点懂没懂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起来很懂。老师手中的教科书又往后翻了四五页,下课铃终于在音响里传来,王源如释重负地往窗台一靠,长长舒了一口气。待老师收拾好教案走出门口,王源捡起桌上的一支圆珠笔,用按动的一头轻轻戳了戳前桌的肩膀。王俊凯很快就转了过来,眼神里有询问意味。“那个,谢谢你教我那题啊,多亏了你我才没被老师骂。”王源冲他笑笑,语气里饱含着无限感激。没等王俊凯回答,他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来,放在摊开的掌心里,朝着王俊凯努努下巴。王俊凯的视线在王源的下巴与手掌之间流转,几秒后还是伸出了手指捞过那颗糖,粗略地看了遍外包装上的字。啊,是橙子味的,王俊凯最喜欢的味道。他撕开包装把糖丢进嘴里,罢了还冲王源笑着说了句谢谢,以后我有什么不会的题也要请教你的。

王源盯着他,突然也咧嘴笑了。这个严肃的班长,竟然有一对一点也不高冷的小虎牙。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居然又挖坑!我居然挖连载的坑!14号就开学啦所以可能要沦为八百年一更滴写手 哪儿写的不好尽管提哦(´∀`)σ

评论(12)
热度(290)

© Uruouru | Powered by LOFTER